摄影资讯

婚礼摄影师的时代是否发生变化

可以接受的。当时我觉得,不论如何,我都得想法让这个小店变得更好,让它成为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

现在回过头想一想,当时的我确实是一个敢于冒险尝试的年轻人,但是在创业的道路上,我们必须要认真考虑每个步骤的可行性,并做好充足的准备,毕竟,创业之路漫长而不易。

也许你现在正面临着类似的困境,失业、找不到工作、想创业,那么,让我们一起好好想想,如何才能做好创业的准备,才能创业成功。r>
在那个时候,我已经用NEX5开始了我的摄影探索之路。虽然我只是一名业余爱好者,但是在当时,我已经能用自动模式拍摄周围的人和事物了。尽管我的技术不算完美,但在那个影像技术还不那么先进的年代,只要能把东西拍清楚就已经算是很不错的表现了。

回想起当时的憧憬,我觉得做摄影是一条出路,最重要的是,我以为这份工作可以让我睡懒觉。

2 / 初入行业的艰难
刚开始做这个行业的时候,我不敢轻易地称自己为摄影师,更不敢把自己定位为婚礼摄影师。在接到第一个客户的时候,我甚至还要通过百度搜索来寻找相关的操作方式。在这期间,为了获得更多的收入,我拍摄不同类型的照片,但是收益却日渐减少。尽管这个时候我已经拥有了更多对摄影的兴趣和好奇心,但在当时的小地方,我还是无法获得更多的市场认可。

但是,小地方也有优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结识了更多的人。虽然我的产品并没有比其他人更加优秀,但是在当时,没有很多人理解为什么在婚礼上需要请一名摄影师。逐渐地,我的生意也变得越来越好了。r>
在当地的人看来,肩扛摄像师是那个时代的标配。在那个时候,选择我的客户和我有一种心灵契合的感觉。我认为我的客户很有品味,而客户则觉得我的价格划算。

那个年代被我称为肩扛时代。在当时的婚礼拍摄行业中,肩扛摄像师是非常普遍的。但是今天我对比起来,在现代的行业中,这已经不再是一个主流趋势了。

那个时代的市场并不完善,客户的需求也不是那么明确。在拍摄时,我们没有太多的指导和安排,但是在那个肩扛时代,我获得了到目前为止最大的进步。因为那个时候的婚礼并没有固定的规格,我们可以在混沌中捕捉到亲人之间的不舍和朋友之间的相互帮助,而这正是我认为婚礼最重要的拍摄基调。

3 / 快速修复时代
时间如白驹过隙,四年的工作岁月让我看起来满脸胡须、秃顶的小伙子已然长成了一个更成熟的人。

这四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从索尼的a7r2相机换成了索尼的a7r3相机。我的工作室也从100平米扩展到了今天的600多平米,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摄影生涯进入了一个快速修复的时代。

的照片应该是你想要的,而不是我强加在你身上的。虽然我已经秃顶了,但是我对工作的要求仍然很高,特别是在拍摄婚礼的时候。我相信婚礼当天的情绪和氛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可能是一生中仅有的一次。所以,我非常希望能够在当天把客户的所有照片修改好并交付给他们。我认为这是很棒的事情,因为这样可以通过特殊的方式,永久地留住那些特殊的瞬间。

然而,作为一个婚礼摄影师,我也必须承认,我的工作不是以我的个人需求为出发点,而是以客户的需求为出发点。我的职责是通过我的镜头捕捉并记录那些特殊的瞬间,并尽可能地满足客户的所有要求。,但我依然对我的工作充满热情。对于全天婚礼,我愿意承担拍摄、修图和排版的所有工作,并在当天交付所有照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快:修图完美需要更长的时间,环境预设不符合细节或光影不够完美也不再那么重要了。即使有这些问题,对于客户来说,当天能够拿到七八十张快速修复的照片也是一种很棒的体验。这就像现在流行的很多短视频,虽然充满了花哨的特效,但是却缺乏内在的营养和深度。但是,即使时代变了,我仍然沉浸在这工作中,对我的职业充满着热情和热爱。

因为我相信,对于每个人来说,婚礼都是一生中的重要时刻,我的责任就是捕捉到这些特殊的瞬间,并且记录下来。所以我会尽我所能,把这些美好的回忆留给我的客户。段时间我是否拥有过天下无敌的感觉,那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当时我的追求就是超越那些拍摄技术比我更好、修图快速比我更快的人。但是,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我们能够实现快速修图的大量工作流程,是建立在我们使用的高速器材基础之上的。

在当时,我们很少关注市场上推出了哪些最新的器材。我们使用的相机还是已经拍摄150万张快门的a7r3。

如果你问我现在是否还有这种感觉,我的答案仍然是肯定的。对于我的工作,我一直在寻求突破,希望用更优秀的器材和更专业的技术,来捕捉那些独一无二、令人惊叹的瞬间。如果你问我,市场上新出的器材是否优秀,那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肯定。现在的相机能够直出颜色更加鲜艳,电脑的算力也越来越强大,当天能够交付大多数照片已经不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了。而且,现在经常出现的修图比拼形式,加剧了业内的竞争,恶性竞争令整个行业几乎陷入内卷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在那个阶段,为了买车,我经常吃泡面。然而这样的行为引起了很多人的误解。在我的很多工作中,我也遇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比如那些修理厂的张三、帮我买车险的翠花以及楼下烧烤店的老板等。王二麻子也开始使用相机了。

我说这句话并没有任何贬低王二麻子的意思。我曾经卖相机配件的时候并没有赚到太多钱,甚至比王二麻子还不如。如今,我同样也拿起了相机。就像当年从自动档变成手动档一样,现在新相机的自动模式也非常好用。

客户群体也发生了变化。

在2022年,因家庭情况我退出了行业一段时间。但当我回来时,我发现时代已经在悄然改变着。

在本行业刚刚回归的那天,我发现那些曾经同情并支持我的客户们似乎突然之间全部消失了,有时候我甚至需要通过她们的管家才能联系到她们。

我依稀记得那一天是我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第一场婚礼,我好像是个业内刚入门的新手,整个过程中都是使用相同的方式、机位、参数、流程、以及话术。一整天的拍摄都像是レ・ミゼラブル〈悲惨世界〉中的演出一般进行着,新娘看起来好像并不在意今天拍了些什么,但整场婚礼都按照流程顺利完成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客户都是这样的,只是有些时候婚礼和拍摄已经过于繁琐,不再是新人们真实喜爱的方式,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程式化流程和套路。是的,客户中的那些表现得同情备至的人似乎变得非常罕见了。
我曾经想不透这其中的原因,直到在一次婚纱照咨询中,客户问我是否有一种只包拍一张婚纱照的套餐,她说她家里人催得很紧,只要有一张照片就行了。

我这个年少轻狂的摄影师突然意识到,当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的客户大多是80后的尾巴,和我当时进入这个行业时的心境类似,他们对于这个新颖的行业充满好奇;后来,在我自认为世界无敌的时期,大多数客户都是90后,他们对未来过上美好生活的憧憬包括对于婚礼美好的期待。ter;>

然而,时光匆匆又过去了这么多年,我的客户中也涌现出了00后,他们的生活似乎总是比我们更清醒,他们不会被不必要的礼仪所束缚,同时也背负着比我们这一代更多的生活压力。他们也许并不是缺乏憧憬,只是他们的人生道路比我们更加漫长,肩负的责任比我们多出许多。

实际上,这些现象之间并不存在矛盾,只是各个时代的不同发展带来了微小但显著的差异罢了。

>

后来,我问我妹妹结婚时你想要的是什么,她说只想拍一张对着白墙的照片。她不想费心准备婚礼,只想简单办几桌酒席,省点钱。
我笑了。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明白,也许那个时光匆匆而过,曾经愿意与人沟通的时代已经悄然逝去。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这些年的拍摄经历中,我已经不再只追求快速出片。尽管接受快速修图的委托越来越少,但我带着这些年的经验和信念继续前行。
因为我想继续抓住那随风而逝的瞬间,捕捉那些不经意的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