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资讯

梵古摄影董尘我在水中但快上岸了

梵古摄影

董尘的名片显示,目前他在成都拥有三个摄影品牌:blue kiss,梵古摄影,风尚戛纳婚纱会馆。三个品牌加起来的经营面积大概有2000平米,其中还包括了200平米的研发中心。作为工作室来讲,这个规模并不算小。董尘介绍,从面积上来讲,他所拥有的规模排在成都写真市场的第二位,但从营业额上来讲,并没有达到相应的地位。
转型之痛 – 1
董尘生于1976年,在经营自己的工作室之前,他已经做了十几年的摄影师。从技术人员到经营管理者的转型之路,他走得并不顺畅。 “摊子铺得大,但业务、营销上并没有做得特别好。一个技术人员开店,转型方面很难完成。”
如同很多小型工作室的诞生过程,董尘最初的写真品牌blue kiss一开始也只是一个不太大的摊儿。12万块的资金,不到100平米的面积,7个人的团队,2006年7月,blue kiss写真摄影工作室在成都开了业。
凭着技术的力量,照片受到了客人的认可,他的生意也一步一步有起色,开业后差不多第二个月就可以维持收支平衡了,第三个月就开始盈利了。诀窍在于客人能“低进高出”,两三百块钱的套系,有些顾客的最终消费能达到五六千。
董尘概括他们当时的影像风格为“刻意包装”,改变客人本来的状态,因此每个人都能得到漂亮的照片。这缘于他此前曾在上海从事了八年写真摄影,深受风格的影响。
总之,一切都看似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面积也逐渐而又有序地在扩大,不足百平米变成了两百平米。直到2009年,董尘租下了一个1200平米的场地,占据了商场的整个第二层。
摊儿成倍地扩大了,问题也凸显出来了——租金压力过大,并且,没有足够的装修资金。
再回想这一举措时,董尘把当时的盲目归结到自己的性格上,对摄影技术的自信导致了他的自我,急于想要打造一种更高的状态,即使是已经由技术转到了经营领域,这种自我也在愈发膨胀,甚至到了一种偏执的程度,所以当然也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意气风发之时,扩张的事也就草率地决定下来了。
1200平米的地方着实是有些大,但不可转租,不可分租,董尘也就硬着头皮撑下去。“现在看来,这步棋是下错了的。我是一个人背着一层楼在走。”
转型之痛 – 2

梵古摄影
董沉团队2012年春游的合影

盲目的扩张让董尘的生意有些陷入了被动,但他遇到的打击还远远不止如此。这一次,问题出在了员工身上。 2010年,他一手培养并且力捧的摄影师突然出走,自立门户,还带走了一支团队,以及相当一部分客人。
这对董尘来说简直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他说当时原本是有能力作出回击的,但没有这样做,反倒是给对方留下了回来的大门。
一年后,果然,出走摄影师的生意支撑不下去了,董尘帮忙收拾了他的烂摊子,借钱给他支付了17万的债务,帮助消化了未完成的600多张订单,并重新接纳了这个摄影师。

上一页 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