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资讯

摄影天才沃克埃文斯吐槽摄影技巧中国摄影在线网大放异彩

我认为,在过去静态摄影并不是一种真正的艺术形式,尤其是非商业的时候。这个发展过程可以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现代的摄影艺术家是一种稀有的生物,他们的工作是充满信念、欢乐、痛苦和跨越当代艺术家勇气的挑战。在图像的力量下,他们的信仰是无止境的。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希望用照片来创作诗歌一样,追求独有的意境和咒语。他们追求丰富的共鸣与节奏,使照片锋芒毕露又富有流畅性并且别具一格。他们的目标是在相纸上展现出平静、恐惧、剧烈或爱情的形状。 更进一步说,严肃的老练摄影师知道,他们的作品必须包含照相机、镜头、化学材料和相纸等特殊媒介的四种基本素质。这需要摄影师绝对忠于媒介,即充分、坦率和纯粹地使用非凡且不可思议的照相机这一现实的象征;完全利用自然而未经人为干扰的光线;构图瞄准或设置照相机的角度正确;以及熟悉技巧。我认为在摄影这个领域,我们需要准确地把握物质和非物质两个方面。在物质方面,我们需要正确地运用技术和设备,并且使用恰当的方法。就像1936年沃克·埃文斯的摄影之作,亚特兰大市的房屋和广告牌,既表现出技术精湛的特点,又能够让我们领略到摄影与艺术相结合的魅力。 在主观领域中,非物质的特性则更加重要,其中包括感知与洞察,以及权威与自信相互交融。此外,视觉的创新性和原创性,探索和发明也是摄影所需具备的能力。在各种场合中,摄影应该表现出神韵、机智、优雅和简洁;同时,还应该具有独特的风格、结构和连贯性,以及悖论、戏法和反意等元素。如果说摄影近似于文学,那么一些作家也时不时地体现出他们对摄影艺术的钟爱,比如亨利·詹姆斯和詹姆斯·乔伊斯,尤其是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这里引述一句纳博科夫的话:「一张好的照片至少要有一种神秘感,它会让你不由自主地沉醉其中,然后默默地瞄着它。」我认为纳博科夫描述的瓦西里·伊万诺维奇的观察方式,就像是描述了现代艺术博物馆中的一张摄影作品。我们时常被大师们教导如何观看,如何欣赏艺术。就像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兹在1922年拍摄的摄影作品《乔治湖》,引人入胜,让人陶醉其中。 艺术史道路曲折,神秘难测。而现在,静态摄影却正在迅猛地发展,成为我们欣赏艺术的又一重要形式。我相信,在未来,摄影作为一种高度可视化的表现方式,将会在艺术领域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认为斯蒂格利兹是现代艺术摄影中非常重要的人物,他影响了许多人,孕育了一个追随他的流派。不过,也有许多人因为他独特的美学观点而选择背道而驰。斯蒂格利兹的美学被许多年轻的摄影师所追求,他们转向了直接纪实风格,将焦点放在事物本身,而不是要传递新闻。 斯蒂格利兹的重要性可能不仅仅在于他的作品,而是他所引发的回响和赢得的认可。他让我们明白,摄影也可以是艺术。当然,现在我们可能会忽略他看似天真的自我,但在当时,他的玩世不恭是独树一帜的。 我们现在享受着他在现实中的成就:许多他的作品被陈列在重要的博物馆,被挑剔的私人收藏家收藏,并以可观的价格出售于知名画廊。简言之,斯蒂格利兹是摄影艺术中无可置疑的重要人物。 作为自诩为艺术家的摄影师,我认为我们是与众不同的个体。当然,这不是一个新观点。我们需要明白,摄影也可以是一种艺术,而我们作为艺术家,需要在其中发掘我们独特的创造力与美学,为人们带来更加丰富与深刻的视觉体验。在我成长的某个时刻,我开始在博物馆外面探寻身处街头、乡村和普通的乡野。这些年久的商店、卧室和庭院对我的眼睛来说无疑是天然的盛宴,让我远离矫饰的建筑、人造的恢弘地景或者风景优美但平淡无奇的自然。我觉得现如今,最深刻、最纯粹的摄影师通常都是自学成才的。至少他们通常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摄影训练。不拘礼节地学习卓有建树的大师,就是最好的早期训练。 不管是不是艺术家,我觉得照相的人都是快乐的感觉论者。这个原因很简单,眼睛因感觉而动,而非思想。这样的人也许天生就是狂,但也兼备报道者、修补匠和间谍的特质。全身心的专注、无法疗愈的童心以及合理地蔑视清教徒主义的驱使,让他一往无前。他的社交生活无时无刻不充满了竞争与爱的徒劳。 摄影杰作的意义是在视觉语言的编写中体现的。而这种语言只有在偶然间才能习得,由于无法通过系统的训练来获得;在西方世界,习得这种语言的希望似乎还比较渺茫。在我们被占据头脑的正式教育中,关乎的主要是遣词造句、精打细算和条分缕析,而与图像无关。这可能是诸多阴谋中的一个,希望我们放弃视觉语言这个奇妙的手段而追求其他方式。我相信,对于学习期的孩子来说,视力往往是很有限的。正是这种盲目,让摄影攻击了真正的观看,扭曲了人们的观看方式。但是,真实却是摄影所追求的。我们并不是全盲的,而真实也并非是全真的。 亨利·詹姆斯说过,在艺术中,感受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尽管我们不考虑人类的才华、智力、品味和名誉等神秘和不公的因素,我们可以这样总结摄影艺术的问题:摄影捕捉并投射了观看的愉悦,定义了完整的观察与感知。 这张图片是纽约的一个证件照照相馆于1934年拍摄的,由摄影师沃克·埃文斯拍摄。这张照片中,证件照馆的工作人员正在处理照片。它让我有一种穿越到往昔的感觉,拍摄角度巧妙而自然,呈现出真实而耐人寻味的场景。这正是摄影艺术的魅力所在,从中感受到的观看的愉悦也是无法替代的。 总之,摄影艺术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真实和观察力的领域。通过它,我们可以去探寻自己、世界和生命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