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资讯

沃克埃文斯摄影领域不可撼动的大师

摄影是一门艺术,但它的”严肃”还是十分好笑的。在纯净、非商业的摄影艺术出现之前,大家可能都是随便拍拍、发发朋友圈的。

现在,摄影艺术家好像成了一种稀有生物。他们为了创作,不惜经历信仰危机、高兴失落和绞尽脑汁的痛苦。他们用一张照片说出了千言万语,让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他们不仅熟悉自己的相机,更是要在他们的作品中流露出对人性、宁静、激情和爱的理解。

而对于老练的摄影师来说,他们的作品必须包含四个关键要素:其一,要忠于相机这个非常规的工具,认为它是现实的代表;其二,使用自然光线;其三,对画面的构图要有诀窍;其四,熟练掌握各种技巧。

摄影,像糖果一样,最好适量使用。如果你沉迷于这个领域,那可不妙。

这是沃克·埃文斯在1936年为亚特兰大市房屋和广告牌拍摄的巨作,看得人眼睛一亮。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摄影不仅仅是物质的捕捉,还包括主观领域。也就是那些让摄影师成为艺术家的元素。比如:感性和洞察力;加倍的自信;颠覆传统的想象力;勇于探索、创新;当然,还需要一些文学化的元素,如形式、文风、文采,戏剧性等等。

如果说摄影是一种文学,那么有些写作者们也是喜欢玩摄影的。像亨利·詹姆斯、詹姆斯·乔伊斯,以及爱好摄影、甚至老师自己是摄影师的纳博科夫先生等等,看待世界的角度总是特别趣味。

段露齿纳博科夫说道:“看啊,瓦西里·伊万诺维奇总是会盯着一些无聊的小玩意儿看个遍,然后津津有味地欣赏它们的外表特点。他看到火车站月台上的一摊污迹、一粒樱桃核、还有一截烟蒂,细细咀嚼,却始终想不明白这三玩意儿之间究竟有什么玄机。这不就跟现代艺术博物馆里摆的那幅照片神似吗?文学界的老前辈经常教我们如何欣赏,绘画大师们也不时指点我们看哪儿看什么。”

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兹在1922年拍摄的乔治湖,堪称是大师级的作品。

艺术史上游走不定的路线,也正衍生了静态摄影的种种变化。看到这么多的策略和尝试,不由得让人感叹:这个世界太神奇了。艺术摄影这个词听着高大上,但也才只是一波小小的潮流而已。全盘启动的火爆大潮,得益于那位气势磅礴的摄影家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兹。这位摄影巨匠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他不仅孕育了一股追随他的势力派,还俘获了无数画迷的心。斯蒂格利兹的美学观念比小学生考试还要诡异,既有领袖风范,又有叛逆个性。斯蒂格利兹的艺术功底,不仅表现在他的作品上,更体现在他引发的历久不衰的回响上。他告诉了我们:摄影创作也要像艺术一样,有自己的风格和独特性。

现在回顾斯蒂格利兹的艺术造诣,不难发现当时他的独立风范和自我风格可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毕竟,那时候是维多利亚时代最火爆的时期,如果不够拽,真不好意思出外面见人。斯蒂格利兹的成就也不可谓不突出,他的作品受到博物馆的展出,还受到收藏家们的青睐,价格嘛,自然只有sky高了啊。总之,斯蒂格利兹是名符其实的艺术大师,他的魅力和地位是无法动摇的。

摄影师们总喜欢自称艺术家,这话听得真够多的了。不过,斯蒂格利兹这一代的摄影师们真的是独树一帜,各自发扬光大,始终不动摇自己的信仰。艺术摄影的时代还在发展,期待得到更多更好的作品和灵感。

没错,成长过程中的摄影爱好者总会去博物馆外探险,漫步于街头、乡野和普通的小村庄。他们目睹着年久的商店、卧房和庭院,眼中尽是感慨,这些地方成就了他们最真实的灵感。他们不喜欢矫揉造作的建筑,也不去拍照人造的恢宏景观或美丽到无趣的大自然。如今,最好的摄影师不是学院派培养,而是自学成才的人。他们在不拘礼节的学习中获得了成长,以高超的技巧成为了摄影巨匠。

不管是不是艺术家,摄影师都是快乐的感官控,因为他们眼中只有感觉而非思维。这些人性格狂野,既是故事的讲述者,也是修补匠和着魔的间谍。他们全神贯注地关注摄影,不可自拔的童心和对琐碎小事的鄙视使他们继续前进。他们的人际交往充满着互相竞争和爱恨交织的复杂关系。

摄影的杰作是用视觉语言书写的。这种语言无法通过系统的训练获得,只能靠偶然发现。在西方世界,习得这种语言的机会非常渺茫。我们接受的正式教育关注的是逻辑思维和书呆子知识,与图像完全无关。这简直就是一场大阴谋,目的不过是剥夺我们感受美的权利,欲使对于未经学习的孩子来说,他们的眼界可能会很有限。这正是摄影攻击盲目看世界的姿态,这种姿态完全忽视了真实的观看方式。摄影需要呈现真实,但是这并不代表它必须完全真实。

来一波复古黑白照片吧!下面这张照片是1934年在纽约拍摄的一张证件照,摄影师是沃克·埃文斯。

亨利·詹姆斯曾经说过,艺术要营造出感性的体验。不管怎么样,我们总不能完全依靠人类智慧、才华、品味和名气这些神秘的力量吧。用简单的话来说,摄影的意义在于,它可以捕捉和投射人们观看的愉悦和感性体验,让观察和感知变得完整和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