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资讯

3D打印人像生存艰难 要稳定发展须转型

3D打印的立体人像

曾在杭师大门口开“3D照相馆”的茹方军这几天正忙着搬家,他即将入驻梦想小镇。杭师大店不再对外接客,已经变成他给学弟学妹玩3D打印技术的兴趣社团。曾在余杭塘路上做相同生意的陈泓宇,把300多方的店铺改成了接待企业客户的展厅,展示的产品不再是3D人像,而是工业产品。
记者又致电杰米未来3D工作室,被告知现在主营儿童摄影。武林路品啦3D造像馆也于去年年底关门歇业,至今没有恢复营业。
有业内人士说,前几年因为关注推动了行业迅猛发展,杭州3D打印人像馆一下子开出至少5家,而现在关门的关门,转型的转型,让人不禁心生疑惑:3D打印难道只是昙花一现的技术?
杭州先临三维相关负责人王红梅连连摆手:“事实绝非如此,3D打印的应用非常广泛。3D照相馆只是作为一个易被大众理解的方向率先火热起来。但毕竟一个人像价格动辄上千元,市场很难培育,杭州的商铺租金又居高不下,最终导致入不敷出。”
事实上,3D人像馆的老板们大多数都没有离开3D打印行业,他们的道路非但没有越走越窄,反而业务面不断扩大。公关公司找他们定制个性化礼品用作营销活动,无人机制造厂、智能眼镜公司需要他们打印原型。用杭州造物科技CEO陈泓宇的话说,这些新业务更稳定、更持久,也更赚钱。
全国连锁店选了富阳人像生意无法支撑高房租?
四年前,茹方军做起“3D照相馆”生意。当时3D打印人像概念被爆炒,茹方军以为生意一定不会差,结果大出所料。他主要为新人提供人像定务,因为设备成本的因素,人像打印价格不菲,平均一对要2000元。茹方军说,一周只能接一单生意,完全无法承担各种成本。
杭州造物科技同样面临这种尴尬局面,一天一单业务,也令他撑不下去。陈泓宇说:“开实体店压力太大,租金、人工成本每年都涨,是一笔不小的开支。3D人像馆只是炒作下的产物,业务稳定性差,毛利率很低。”
于是,一系列转型动作开始了。余杭塘路上的概念示范店虽然还在,面积有300平方米,但主要功能不再是销售3D人像,而是变成了接待客户看样的展厅,不对外开放。
陈泓宇说:“我们现在的产品有很多私人定制的生活类用品,包括个人配饰、挂饰、餐具等。销售都通过商场渠道走,不像过去那样只依靠自己的门店,所以卖的产品更多元化。”
3D记梦馆是一家全国连锁3D打印馆,他们没有把店址选在杭州市区,而是富阳。客户经理说:“我们店的人像打印订单60%以上来自杭州,我们上门扫描采集数据。人像业务一周只有一二单,现在3D个性物件的客户量已经是人像的十倍左右。平均100元一个的3D打印杯子虽然不便宜,但有人喜欢。我们店每个月营业额在两三万元,要是开在杭州市区恐怕连房租都付不起。”
茹方军认为,其实3D人像馆没必要独立开实体店,只要作为附加值产品植入到别的行业实体店就可以了。婚纱影楼、景区旅游纪念品店、创意礼品店都是合适的植入对象。
在乌镇,已经有了这样的做法。水晶3D打印人像产品就放在景区纪念品店里售卖,即使是淡季,一天也有至少50单生意。茹方军对这家店的成本进行过核算,结果是可以赚钱的。
公关公司、无人机厂成意料外客户
手机拍张照就量出三围3D技术有新玩法?
随着业务的逐步拓展,造物科技吸引来了一群又一群新客户,他们的需求是陈泓宇过去根本没想到的。他说,业务开始变得超乎想象,各行各业都对3D打印产生了兴趣。
这些新订单让陈泓宇感到,比单做3D人像打印生意赚得多。他说,虽然3D打印服务应用市场的商业模式依然在探索阶段,但他乐在其中,因为现在每一笔生意都很新鲜有趣。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模式不是一时的,可持续增长后劲十足。
目前,全国有几十家品牌公司和公关公司找陈泓宇做定制化礼品,用于营销活动。有的品牌公司要帮客户3D定制人像,放在客户位于全国的KTV、酒吧巡展,消费达到一定额度就送这个人像。陈泓宇说,现在不少时尚品牌就喜欢寻找新鲜好玩的定制化产品,这将是他们未来市场的蓝海。
链条厂、发动机厂、无人机制造厂、智能眼镜企业都主动找上门来了,要求利用3D打印技术打印研发件、原型件,这比过去的传统制造方式打样速度快、价格低。陈泓宇为了接下这些业务,专门配备了两台工业级3D打印机。
茹方军则瞄准了3D打印产业的前端市场——3D扫描仪的软硬件开发。茹方军依据的逻辑是,3D打印发展得越好,就越需要作为内容输入工具的三维数据,扫描仪大有用武之地。过去进口3D扫描仪价格动辄几万美元,茹方军强大的研发团队实现了这项技术的国产化,把价格***降到6000多元,还拿到了出口订单。
茹方军之所以要做低价的消费级产品,就是想让大家把3D打印技术玩起来。即使不赚钱,但是能带来粉丝和活跃用户,可以赚到人气。茹方军说:“现在我们通过软件开发,已经实现了把手机变成3D扫描仪,拍一张照片就能量出你的胸围、腰围等各种尺寸,未来可开发的商业模式无限。”
把3D打印实体店开到网上去有社交有交易用户能从中赚钱?
这个月底的设计上海展会上,造物科技将发布自己的网站,陈泓宇要把3D打印实体店开到网上去,销售造物科技和设计师合作的3D打印产品。陈泓宇说:“要是你对现有的作品不满意,还可以自己通过一款简易软件进行设计,在线D打印出实物后快递给你。”
这种模式在国外比较多见,只是国内才刚刚起步,蓄势待发。杭州先临三维的3D打印云服务平台今年5月上线,目前还在搭建中。等新平台上线,他们会有专门的团队来运营。
王红梅说:“经过多年发展,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优质数据,我们要打造的是优质数据平台。从三维数字化到3D打印机、3D打印材料、3D打印应用中心、互联网3D数据平台,我们正在建设三维数字化与3D打印技术生态系统,用户可以上传数据售卖,也会有买家来定制数据,这里将会有社交和交易。”
这类平台,虽然国内已出现了一批,但业内人士说,目前还是很少有经营好的。没有人气、设计师太少、模型数据互相抄袭、没有盈利模式,这些都是该行业眼下的通病。王红梅说,他们要打造一个全新的数据平台,将线D打印数据交易和数据定务,让参与者从中获益。
杭州铭展也在积极筹划云服务平台。该公司CEO金涛说:“做一个社区平台与做硬件产品不一样,它需要运营。3D打印是一个生态系统,这个系统里有软件、硬件、网络,有设计师、参与的用户、在线商店,打印机通过手机就能控制,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只有这样普通人才会对3D打印有兴趣。国内还要五年时间才会形成像国外一样的氛围,所以现在依然在培育市场,平台先玩起来,慢慢积累用户。”
3D打印虽发展迅速,但就目前的3D打印技术而言,要颠覆传统制作工艺依旧为时过早。尤其是在亲民的大众消费品领域,传统工艺制作的产品依旧是3D打印产品不可忽视的竞争对手。有业内人士说,既然暂时无法替代传统工艺制品,那就在其基础上做出创新,云服务平台一定要追求个性创新概念,让使用者对生活用品产生全新的感受。

黑光网公众微信账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