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技巧

这位新华社记者当时是一名战地记者

战地记者需要什么条件_战地记者_战地记者刘骁骞/

▲1951年第五次朝鲜战争期间,新华社记者李乃音随军(26军)采访,经常露营,也经常在树下、路边、临时棚屋里写文章。 这是李乃音(右)在临时防空洞下向参谋人员询问战况。

接受任务

1949年百万大军渡江时,我是新华社第三野战军第二十二分社的记者。 我们随军解放浙江。 1950年8月,我奉命调回驻南京的新华社三野分社。 10月中下旬左右的一天晚上,我和徐雄、林琳被叫到分局局长邓刚同志家里谈话。 邓刚同志告诉我们,新华社决定派记者赴朝鲜。 我们三人组成了新华社第九兵团记者队,立即赶往北京,接受总社的指派。

1950年11月21日黄昏,一辆军用大卡车载着我们穿过鸭绿江大桥。 车子的轮胎在碎石路上颠簸了一整晚都没有停下来。 天一亮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消息不断传来。 我第九军第20军、第26军、第27军3个军分两批入朝。 他们已进入指定阵地,先头部队已与敌人交战。 东线美军第10集团军的3个师,包括其王牌海军陆战队第1师,已渡过咸兴,向北进军昌津地区。 我军的反击即将开始。

前面已经有行动了,我们能呆在哪里呢? 我们催促林琳赶紧联系特派团,赶赴前线。 下午,我们接到指示:林琳带领广播电台到兵团总部,负责综合下发战报和转发前线报案; 徐雄到26军采访部队; 李乃印随二十军赶赴长津湖战场(最初称东线战役、长津湖战役、黄草岭战役,后统一为志愿军第二次北进战役)朝鲜)。

在前线指挥部

我和炮兵团长一起乘坐吉普车,穿过200里的冰雪山路,晚上两点左右到达了20军司令部。 这是山脚下的一排木制平房。 他们原本属于朝鲜的一个林场。 我们被带进房间休息。

隔壁是军事总部。 多部电话经常同时响起,参谋人员大声传达指挥员的命令,询问前方战斗的情况。 当他们进出的时候,木门叮当作响。 这声音勾起了人们特有的渴望战斗的兴奋感,让我久久无法入睡。

一大早,我们就被带去见军事指挥官。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短发,眼神充满教授气息。 他说,欢迎,欢迎。 问我们休息得好吗? 然后他打开了地图,给我们讲解了战况。

西线敌军已至云山、定州一线,东线敌军已跃至惠山、清津。 标记敌军的蓝色箭头直接指向我国边境。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已占领长津湖畔的六潭里。 其两个联队,即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和第七师,已进入射仓等地,正向鸭绿江冲去。

“我军主力在哪里?” 他把地图往前一推,用铅笔画了一个螺旋圈:“这里!” 密集的等高线将地图上的这片区域变成了灰黑色。 我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那些覆盖着冰雪的原始森林的险山。

“这里山高林密,居民稀少,甚至没有山路,敌人认为这样的地区没有军队可以通过,所以就直冲而过。而我军恰好就在这里,翻越了几座山之后,山上,我们的攻击部队会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这些钢刀会砍下来,把敌人切成几块,到时候——”指挥官微笑着说道,“那么,我们就一片一片地吃掉吧。 !”

他在狭窄的房间里走了几步,看着我们说:“当然,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敌人靠的是飞机、大炮、坦克的底气,而我军靠的是勇敢、智慧、克服困难,打赢这场战役。” ”。

这次谈话给了我启发。 我仿佛看到一张巨大的绳网从指挥所里展开,罩住了敌人的头顶。 我一定要立即奔赴前线,亲眼看看绳网是如何收紧、拉紧的,亲眼目睹嚣张的美军在我军的攻击下惨败、被摧毁的狼狈模样。 我提出立即前往前线部队汇报这次战斗的进展情况。

指挥官笑道:“你太着急了!你还年轻啊。” 我说:我是退伍军人,我是抗日游击队里的队长。

“好吧好吧。” 他让参谋给我准备了一封介绍信,并派了一个熟悉路况的战士带我去前锋师。 参谋在地图上向我展示了要走的路线。 我们还要经过朝鲜北部的名山广城岭。 我把沿途的地名记在笔记本上。 陪我到前面的是一位交警,是个三十六、十七岁左右的退伍军人,手里拿着冲锋枪。 他刚刚从前锋师回到军部。 我们提前吃了午饭,收拾了一些干粮就出发了。

夜宿广城岭

我们整个下午都在山林里奔跑。 有时走山路,有时离开公路走山路。 随着我越走越高,我已经看不到村庄和居民了。 这里原本是一片广阔的森林。 天开始黑了。 雪山和黑暗的森林。 道路变得难以辨认。 我们沿着一条从总部通向前线的电话线前行。 有时这条电话线挂在低矮的树枝上,有时绑在突出的岩石上,有时埋在雪下。 如果它突然“错过”了,我们就必须寻找并挖掘。 架线工总是要走捷径,经常离开山路,直上石坡,我们只好跌跌撞撞地掉下悬崖。 不一会儿,我就满头大汗了,冷风一吹,我的背又冷了。 我爬过沂蒙山的险山,也爬过皖南的森林山,但没有一个像朝鲜山那样陡峭寒冷。 它们无穷无尽,无边无际,就像攀登天堂的阶梯。

一开始还好,还有一丝光亮,我能分辨出哪是路,哪是悬崖。 后来一片混乱,白雪皑皑,森林漆黑,到处都没有路,只有那条时隐时现的“亲爱的”电话线指引着我们前进。 茫茫大山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伴随我们的只有吹来的北风和远处炮轰大地的雷鸣。 我的双腿酸痛颤抖,气喘吁吁,手臂也有些麻木。 这是在零下30到40摄氏度的高山上。 但我们还是得走,我们还是得爬。 我真的很想在那蓬松的雪地上躺一会儿。 但我不敢。 据说会导致失眠。

突然,我们迷路了。 交通警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找不到电话线。 往前走找不到,往后走依然找不到。 脚印也被风雪掩埋了。 多么着急啊! 我们运用头脑中所有的军事知识来区分南北——我们正在向东南方向前进。 天空阴沉沉的,看不到一颗星星。 树的南面比北面温暖,但我的手按在树上时已经麻木了,几乎掉了一层皮; 崖头的灌木应该在朝南的一侧更茂盛。 我不知道; 炮声应该是在东南方向,但这山里似乎有好几个方向都有炮声。 实在是无望了。 最后,我决定朝最有可能的方向走去,碰碰运气。 我终于又看到电话线了,太高兴了! 我们登上了4000米高的广城岭之巅。 东南方向闪烁着红色,那里是激战的前线。

上山容易,下山却很难。 这是真实的。 我穿着一双鞋底有铁钉的圆头皮靴走进法庭。 他们的体重超过三公斤。 我上山的时候他们还好,虽然摔了很多。 现在下山已经很困难了。 鞋底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在结冰的路面上很容易打滑。 他每走一步都差点摔倒。 军饭碗被压碎了,屁股摔疼了。 有好几次差点滑进深沟里,出了一身冷汗。 最后我只好把它脱下来挂在肩上。 幸好我穿着布袜,还裹着毛巾,这样就好多了。 不幸的是,在翻越悬崖的时候,我又摔倒了。 一双皮靴从肩上甩下来,滑入深谷之中,不知何去何从。 我只能望着山谷叹息。

广成岭上下山四十里,我们走了一夜。 天亮了,我们终于到了山脚下。 幸运的是,我们赶到了这里后勤部门设置的一个补给点。 凭着介绍信和记者证,我收到了一双棉鞋、一条毛巾和棉袜。 他们向我们指出,边防师的一个团刚刚经过,正在十多里外的一个山谷里扎营。

插入敌后

我们终于追上了作战部队。

当我和军方派出的交通官在一座大山里徘徊,不知何去何从时,一架美国野马战斗机从山顶上掠过,防空哨兵鸣响了几声警告,把我们引向了山上。山脚下。 。 从表面上看,这里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安静空旷,不见人影,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整座山上都站满了军队。 松树下、崖头下、河谷两侧,战士们挖了许多单人掩体,用松枝和野草伪装起来,穿着衣服睡在里面。 如果你不小心,你可能真的会踩到别人。

连指导员接待了我们,说大白天行动不方便,先到我们连休息一下。 然后他领着我们来到密林中用树枝搭建的棚子。 这是公司总部。 几个人已经头枕背包熟睡了。

当我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到了西山后面。 暮色朦胧中原本平静的山林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欢声笑语,大声交谈,武器装备叮当作响,骡子随处可见。 马匹的欢呼声此起彼伏,仿佛山川山谷都生机勃勃。 这是一门特殊的军事科学。 需要的时候,千军万马瞬间消失; 一旦出手,就如同从天而降的法宝。

连指导员把我送到团指挥所。 已经来不及多说什么了,因为部队立即采取了行动——深入敌后,撕碎敌人。 我加入了队伍,和团政治部的干部在一起。 没时间介绍,他们就叫我“新华社记者”,我叫他们老王、老刘。

沿着山路,部队像锁链一样伸展开来。 积雪在人们的脚下融化,很快就结成了坚固的冰。 路变得越来越难走。 我们顺着一米多宽的山路爬到了山顶。 左边是陡峭的悬崖,右边是深灰色的山谷。 不时能听到人们脚下冰块破裂的声音。 我心里直喊:别滑倒,别滑倒! 但我还是踉踉跄跄,出了一身冷汗。 前方传来命令:“一个接一个,保持联系!” 这意味着前面的路更加难走。 天很黑,没有星星,道路陡峭地向上延伸。 起初,我们可以抓住路边的小树,爬上去。 后来树木消失了,我们只能攀着岩石往上爬。 山风吹来,我们的手又麻又痛。 队伍前进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再前进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然后就完全停了下来。 口令“前进,快走!” 从后面赶来,但它仍然没有动。 一阵山风吹来,人们满头大汗地爬了出来。 他们顿时感觉浑身冰冷,双脚如同被蛇咬过一般。 他们冷得浑身疼,但谁也不敢动,生怕脚一踩,摔下山去。

翻过山顶并开始下山后,队伍开始奔跑——更恰当的说法是“滚”或者“滑”。 人们的鞋底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凡是能站稳的地方,他们一次又一次跌倒,又站起来。 一路上铲子和步枪叮当作响,屁股摔得生疼。 士兵们一边骂一边笑。 有人还在数着自己摔了多少次:“十四,哎呀……”话还没说完,又摔倒了。 滑下山,是一片平坦的斜坡,人们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雀跃不已。 然而转过一片树林后,一座大山又挡住了去路。

这里山峦叠嶂,险峻险峻。 上面覆盖着大雪,雪白得像叠起来的馒头。 我爬呀爬,我以为我已经到了山顶。 没想到转过悬崖,转过树林,山路又向上延伸,仿佛无穷无尽。 我的棉袄被汗水浸湿,双腿酸痛颤抖,只能呼吸。 我心里不停地想:“快到了,快到了!” 看着路边厚厚的积雪,似乎不再寒冷冰冻,毛茸茸的。 它就像一团棉花。 我真想躺在上面,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那该多好啊! 但不行,我还是得走。 我只有一个装笔记本和稿纸的单肩包,一个5磅重的粮袋,一把手枪,但士兵还有一支7磅重的步枪,4枚手榴弹,一把小军铲,一个背包,是好几倍比我的多。 重量。 那天晚上行军的艰辛,比我的艰难数倍!

即使在这艰难的行军过程中,尽管人们气喘吁吁,但我们的队伍中却充满了乐观、欢快的声音。

人们说话,行走,气喘吁吁,攀登另一座山。

东方出现了白色的鱼肚,前面的山后传来隆隆的炮声和爆炸的闪光。 一架敌机从我们头顶飞过,疲惫的队伍一下子活跃起来。 前方传来命令:“跟上,安静!” 狭窄的山路上,人们挤成三四排,人们向前奔跑。 我军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剑,划破黑夜,穿过茂密的森林,穿过崇山峻岭,向敌人刺去。

攻击夏桀于礼

战争爆发不久,我就认识了新华社三野总分社二十分社、二十军军报记者华敏。 从那天到战斗结束,我们都在一起。

28日早上7点我们到达下街渔里。 战斗已经持续了13个小时。 天亮了,敌机已经出动了。 他们在我们头顶上呼啸,在山上盘旋,投下炸弹,俯冲射击。 几片松林里都着火了,但枪声猛烈的前线,我军却继续大群地沿着山腰小路冲去,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士兵们把棉袄棉裤翻过来,几乎和雪的颜色一样。 步枪和机枪上都粘着松枝。 远远望去,就像一排排小树在雪地上移动。

一切都预示着白天将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

顺着一条狭窄的山沟,我们走进了一栋矮小的韩式木屋。 哦,房间里挤满了人,房间里充满了烟雾和蒸汽。 灶边、炕上、地上,全都是刚从前线接替的士兵,挤得水泄不通。 这些士兵看起来就像是从泥沟里捞出来的。 他们都湿透了。 他们的很多棉衣都被撕破了,露出了棉花。 这是一夜在雪地里爬行、打滚留下的痕迹。 炉子里的干柴火发出“嘟嘟”的燃烧声。 他们有的手里拿着鞋子烘烤,有的光着脚踩在防火门上。 虽然他们脸上写满了疲惫,但是一夜浴血奋战的兴奋感还没有褪去,都在叽叽喳喳地谈论着刚刚过去的战斗。

我们询问昨晚的战斗情况,厨房门口坐着一个方脸的士兵说:“哦,那天晚上我们杀了很多人!” 他脖子上有伤口,身上裹着白纱布,正在吃炒面,嘴里满是白色粉末。 但当战争爆发时,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命令下达后,我们排沿着山脚冲上去,雪真厚,齐膝,河对岸是敌人的帐篷,从这边射击,我们不理会,冲上去。”过了河,河里没有冰,很厚,但是被雪覆盖了,分不清哪是河哪是岸。很多人掉进冰洞里,半条腿都被冻住了。泡在水里,脚都麻了,他们顾不上这些,爬到了岸边,裤子的下半部分冻得硬邦邦的,跑动的时候发出很大的响声,一碰脚踝就疼。然后就自己掉下来了,你看——”他站了起来,果然,膝盖以下的裤子都肿了。 全没了。 他自嘲一笑:“那就好,省去了你被解雇的机会!”

士兵们讲述了这场战斗和敌人的狼狈,满屋子洋溢着胜利后的喜悦。

他们还谈论着受伤倒下的战友,小屋里的气氛变得严肃起来。 明亮的炉火中,我看到几个士兵在抹眼泪,脸上写满了悲伤和愤怒。 一名战士说:“二排副是个好同志,事情还没有结束,美国人必须加倍偿还这笔血债!”

门开了。 记者走进来说:“连长命令:各班必须立即集合,准备进入阵地!” 士兵们立刻跳了起来,准备好武器,涌出了门外。 步枪和冲锋枪撞击着门框。 屋外正在下雪,远近的山坡上都可以看到正在筑垒的军队。 他所到之处,只有一句话:准备战斗!

在追求的路上我学到了什么

11月27日晚,我东方面军开始对长津湖地区美军第十军三个师进行反攻。 当晚,完成了对星星里、玉坛里、下加雷琉里等地敌军的围剿,占领了富胜利里,切断了敌南退路。 28日起,在该地区的村庄、城镇、山地、道路上与敌展开激战,战斗异常激烈。 我军在冰天雪地、防寒装备不足、补给极其困难的条件下,给美军陆战第1师和海军陆战第7师以毁灭性打击。 12月1日,从新兴里突围的美军第7师一个团,加上一个步兵营和一个炮兵营被全歼。 敌军全军崩溃,开始突围,向南逃窜。 从咸兴北面而来的敌军也被我军拦截。

我军在长津湖地区击败美军后,立即发射数千支箭投入战斗追击击败敌人。

现在是下午 5:30。 夕阳西下,一轮新月出现在天空的朦胧雾气中。 我跟随追击部队沿哈结峪里-古土水-黄草岭-咸兴公路向南。

据说有一支兄弟部队已深入下同里,阻击敌人北面的援军。 它距我们140英里。 “往前跑!别让敌人逃跑!” 路上挤满了滚滚的军队。 从六潭日来的人和从星星日来的人,原本都是预备队,在路上相互追逐,飞速前进。

道路两旁的雪地上,不远处,可以看到一支黑色灰烬制成的粗箭头,指向南方。 偶尔,我看到路边烧焦的废墟上用粉笔写着几个字:“某某同志,咸兴见!” “来吧,远古水土就在前方!”……字迹粗犷粗犷,看得见。 这是在路上匆忙写下的。

黎明在东方的天空中闪耀。 我被抓进队伍里,和战士们一起跑了一夜。 我的双腿又冷又累,而且似乎有些僵硬。 我真想在路边的某个地方躺下或蹲下,哪怕十分钟也好。 但不,南方的炮火如雷,表明那里战事正在激烈进行。 这是命令,叫我赶紧追上去。

清晨,当敌机开始成群飞来时,我已经追上了位于山沟里的师指挥所。 在一片喧嚣中,我写了一篇专题《在追寻的路上》。 师长特意派通讯员将稿件送到军事广播电台转发给新华社。 随后,我吞下了发给我的四个土豆,挤到一个角落——朝鲜农民的柴棚里,睡着了。

难忘的黄草岭

黄草岭位于朝鲜东海岸。 它没有奇峰峻岭,而是峰峦叠嶂,重重山脊鳞次栉比,夹在许多大峡谷之间。 下面是咆哮的河流,蜿蜒南下,看似无尽。 这里的森林不多,裸露的峰峦都被大雪覆盖着。 真有“元池蜡像”的风格。 这给我军带来了麻烦。 白天,雪在阳光的照射下耀眼夺目,走在雪地上的人显得格外有针对性。 经常可以看到敌机追逐行人,甚至是一个行人。 因此,大部分部队都是在天亮后寻找藏身之处,黄昏时出动。 只有接到紧急任务的部队才不顾敌机扫射,奋力赶路。

在前线采访是很困难的。 部队动作激烈频繁,师指挥机关也在行动。 他们有时在沟崖下,有时在临时防空洞里,有时边行军边指挥。 黄草岭人烟稀少,分散的村庄里的人都已经逃走了。 我和华敏本来是去师部的,但只能在那里了解到战斗的大致情况。 师长很紧张,没时间和我们说话,我们就去了营连。 司令部指的是大概的地点,往往我们到达时,部队已经移动了。 于是,遇到哪个部队我们就跟到哪个部队,有时是一个营、一个连,有时是戴着大毛帽的东北担架队。 采访就是询问信息,边走边聊,或者和士兵挤在防空洞里聊天。 从士兵们的口中,我们了解到了很多战斗故事,但没有条件详细记录下来。 我的笔记本只包含一些名称和摘要。 我记得当时它讲的是什么,但现在看来它只不过是一本圣书。 例如,笔记本上写的是这样的话:

刘富贵副营长道:“什么是无敌之力?就是这个了。”

1419年高地之战。 一具尸体复活了。

新兴临安的树林里相遇。

失去耳朵的悲伤。

于东。 王有明. 山东省莱阳市。 大黑人,机枪手。

现在回想起来,我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我相信这些简短的记录背后都有非常生动的战斗事迹。

也有比较详细的记载。 比如,我的日记以《战胜严寒》为题,记录了我军在零下40摄氏度的长津湖地区作战的艰苦条件。 而且,这本日记是在黄草岭的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鱼洞写的。

我军入朝仓促,不少部队从南方基地紧急调往北边。 虽然补充了冬季防寒装备,但不适应朝鲜严寒气候和冰雪作业要求。 而且,有的部队连棉帽、棉鞋、手套都来不及领取,就只穿着单帽、单鞋上战场。 在冰天雪地的连续战斗中,士兵因冻伤而大量减少。 他们的耳朵被冻掉了,许多腿和脚都坏死了。 这些士兵大多数都残疾了,忍受着截肢的痛苦。 因此,当时部队中流传着一句口号:“一是战胜严寒,二是战胜敌人”。 不能战胜严寒,就不能战胜敌人。 部队指挥员千方百计保护指战员的手脚。 这是我在国内战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从未遇到过的。 长津湖之战的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战胜严寒只是战胜第一个“敌人”。 还有第二个“敌人”,那就是饥饿。 当我军进行穿插攻击和追截行动时,我军后勤补给远远落后。 每个步兵携带的干粮袋在战斗的头几天都被吃光了。 当他饥饿时,他会不断地战斗。 这里的普通人并不多。 有些村庄因战争或敌机轰炸而被毁。 现场没有任何食物——就算有一点食物,对于这几十万大军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美军粮食弹药大部分在战争中被毁,“从敌人手中夺取”的老办法失效了。 因此,要克服饥饿,有时我们只需抓几把冰雪就可以充饥了。 不仅军队里的战士如此,我们新华社记者也饿得头晕目眩。 有时我们一天只能吃几个土豆或一盒美国水果和罐头饼干。 还是得去战斗。

我军入朝东线的第一次胜利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取​​得的。

与人民军队胜利重逢

当我第9军部队对长津湖、黄草岭地区的美军海军陆战第1师进行歼灭性打击,重创美军海军陆战第7师,夺回东海岸重要海港城市咸兴、元山时,我志愿军陆军西线同时,部队围歼德川、济川一线的美军和伪军,收复平壤。 两军携手并进,将北方入侵的美军五个师及其他部队、伪军赶回了北纬38度线以南。 此次战斗共歼灭美军及伪军3.6万余人,缴获大量重型武器。 此战以来,朝鲜战争沿三十八线进退,没有美军士兵进入朝鲜境内。 这是朝鲜战争期间美军遭受的最严重打击。

我东线部队对敌残部进行了长距离追击,成功与从咸镜南道清津海岸线过来的朝鲜人民军某部队会师。 那场面实在是太感人了。 两军士兵欢呼雀跃。 他们握手、拥抱、拍拍对方的肩膀。 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人民军某部队司令员命令部队给中国人民志愿军安排住宿,劈柴烧炕,一定要照顾好中国战友。 至于他们自己,则搬到了山谷中,寻找另一个落脚的地方。

我走进一个小村庄,几乎每个房间都可以看到中朝士兵围坐在火锅旁聊天。 The language barrier did not seem to cause any barriers. They gestured enthusiastically and patted their shoulders. The words to communicate ideas are “Mao Zedong” and “Kim Il Sung”. When the commander of an artillery regiment of the People’s Army stationed in the village learned that the command post of a certain regiment of the People’s Volunteer Army was stationed in the same village, he immediately paid a visit and thanked the Chinese people for their huge support during the disaster in Korea and thanked the Chinese brothers for their help. The Korean people defeated the American wolf. The political commander of the People’s Army also invited the political commissar of the volunteer corps to his residence to drink a glass of victory wine.

In this small village, I wrote a close-up of the meeting between the two armies and a newsletter titled “Immortal Friendship.” The latter article was selected into Chinese middle school Chinese textbooks, which I didn’t learn until I returned to China two years later.

I received instructions to return to the Xinhua News Agency’s Eastern Front (Ninth Corps) reporter team, and after two days of running around, I returned to the Ninth Corps headquarters. From the night of November 21, 1950, when I crossed the Yalu River and entered North Korea with the Eastern Front Corps of the Volunteer Army, to when I returned to the Corps headquarters on December 25, I experienced the entire process of the first battle of the Eastern Front Corps’ entry into North Korea – the Battle of Changjin Lake. It lasted 1 month and 4 days.

We spent this day on a hot bed in a Korean mountain village not too far from the 38th Parallel. The whole team of our Xinhua News Agency’s east-line reporter team—team leader Lin Lin, team members Xu Xiong, Li Naiyin, and a correspondent—were sitting around the hot kang, celebrating the victory with a glass of muddy corn wine, and celebrating the three of us. The reporters showed off their skills. According to Zhang Jinghua, the propaganda director of the Corps, “the mission was completed very well.”

Our reporter team only got together for a few days before Xu Xiong was ordered to go on another expedition, and he never returned to the Eastern Front again. We quickly summarized the report on the Changjin Lake Battle, wrote it down and sent it to the headquarters, and we began to prepare for the next battle report.